实时搜索: 师徒四人西行取经是谁策划的

师徒四人西行取经是谁策划的

280条评论 5625人喜欢 1595次阅读 396人点赞
视频做的很黑暗孙悟空说天宫有多么黑暗做了许多坏事这真是《西游记》作者要表达的想法吗? , 1、趣经女儿国
2、真假孙行者
3、石猴初出世
4、三打白骨精
5、大闹天宫
6、偷吃人参果
这几个故事的内容 现代汉语 急!
急急急!要故事内容 答得好的追加悬赏! ...

列举唐僧师徒西行路过的国名?:

1、车迟国:小说《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取经路上经过的一个国家,详见第四十四回《法身元运逢车力 心正妖邪度脊关》,第四十五回《三清观大圣留名 车迟国猴王显法》和第四十六回《外道弄强欺正法 心猿显圣灭诸邪》。

2、比丘国,《西游记》中的国度。也叫泥婆罗,即现在的尼泊尔。它地处吐鲁番西面的乐陵川。其风俗为剪发画眉、穿耳,把头发挽成象角一样的筒状,缓缓到达肩部的为姣好的装饰,多学习经商的技巧。

3、天竺:古代中国以及其它东亚国家对当今印度和其它印度次大陆国家的统称。在中国历史上,对天竺的最早记载在《史记·大宛传》,当时称为身毒(印度河梵文Sindhu对音)。

4、乌鸡国是《西游记》第36回到40回中唐僧师徒路经的国度。在乌鸡国,唐僧在一座皇家寺院里梦见国王鬼魂诉冤,状告拜把子兄弟在御花园里把他害死,又变成他的模样,霸占了他的宝座和王后;而王后、王子竟还蒙在鼓里……唐僧路见不平、分外同情,可拔刀相助的事儿,还得孙悟空来完成。

孙悟空找到王子,变成小人,假托知道来世今生,向他说明真相,又通过王子跟王后沟通,为除妖做好铺垫。等到上朝倒换关文的当口,悟空面对假王高唱一曲,揭露了假王的种种劣迹。在悟空正要打的时候,被文殊菩萨擒住,原来是菩萨坐下的青毛狮子下凡。

5、宝象国是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中关于黄袍怪的地方。它是传说中的国家,没有考古发现,也没有正式史籍记载过该国的存在,只在《西游记》小说里有过提起,很有可能是作者的自己艺术创作的产物。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西游记 

百度百科-宝象国

刚才看了一个视频说西行只是一场高度监视师徒四人的闹剧: 肯定不会的,那个时候的文人都是生活在儒家思想的年代 像上年说的这种情况个人觉得是某人以现代的思维结合 西游记 来表达其个人对现世社会的不满,还企图煽动一帮生活中有类似情况的思想无主见的人与其一起反对现世中的他们看来不满的事。

问:唐僧师徒四人如何在西行路上减少遇见妖魔鬼怪的概率?: 从整个取经过程的安排来说,这个概率是无法降低的。
因为唐僧必须经过九九百十一难方可取到真经,所以无论如何都必然要遇到大大小小的磨难。
当然,八十一难中有很多跟妖魔鬼怪没关系,但书中也写明,为了凑足这八十一难,天上的小神仙也纷纷下凡变成妖精。
所以,总而言之,没法减少。

西游记片段仿写?: 话表三藏师徒降服妖魔,跳出劫难,俱各欢喜。众徒儿鼎力扶持,唐三藏稳坐雕鞍,出了魔窟直奔西天大路而来。正是:仰天大笑出门去,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路之上,免不得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不觉光阴迅速,又值炎暑。师徒四人,进前行处,渐觉热气蒸人,四外又无人烟。长老叫:“徒弟,为师肚中饥饿,这路怎生走得?”八戒道:“莫说师父,似老猪这等食肠宽大,就是多吃几碗米饭,也禁不得这等炎热。无物遮荫不讲,单就忍饥挨饿实是磨煞人也!但有些饭儿粥儿也强如这般。”行者道:“莫说粥饭,就是有些蔬果也足可充饥。且待走走,前面寻户人家化些斋饭去来。”师徒四人自是低头耷首,怏怏不乐,一路西行。 正走处,忽听得一棒锣声,路两边闪出三十多个妖魔,一个个枪刀棍棒,拦住路口道:“和尚!哪里走!”唬得个三藏战战兢兢,坐不稳,跌下马来,幸被沙和尚眼疾搀住。行者笑道:“师父也忒孬了些,个把小妖就把自家唬的经也不念了,倒在那里打起颤儿来。”回头再看那群妖魔,只见为头的两个魔王: 一个黄脸獠牙胖头怪,一双环眼闪金灯。一个骨瘦皮糙似靛染,丈二身长显狰狞。鬓边绿发,纷纷扰扰似枯藤倒搅;脚底黄须,柔柔弱弱像蛇蚖出巢。两轮耳扇似蕉叶,外露獠牙利如刀。豹皮裙子腰间系,赤脚蓬头若鬼形。一个双手执着两只千年翠绿担山棒,一个肩上横担一柄万斤黄铜赤瓜锤。果然不输下山虎,真个犹如出水龙。二魔乃是修成怪,西天路上有真名。一个是胡瓜大王藤上客,一个是千年柿精木中君。
未及行者开言,早有胡瓜精叫道:“兀那群泼秃,可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取经僧人?如若不是,且放过去不妨。”行者道:“我儿倒会说笑,既知我是取经僧人避犹不及,尚敢来讨死,竟是何方邪魔?”那怪物厉声高叫道:“吾党不是别人,乃木精洞洞主藤上客并木中君,专等取经僧人而来。”行者道:“吾乃齐天大圣孙悟空,因保东土唐僧西天拜佛,路过此地,正心烦意乱,难得消遣,不凑巧尔等却来此送命!”那二怪闻言,不知好歹,施展棒锤就奔行者。行者举铁棒劈面相迎,在半空里这一场好杀: 大圣本是太乙仙,精怪出身蔬果园。如今大展经纶手,施威弄法苦遮拦。藤上客舞动担山棒,木中君高举赤瓜锤。咿咿呀呀怪叫喊,扎扎舞舞树虎须。大圣神光壮,妖魔胆气暗。浑身解数如花锦,双手腾挪似磨盘。乒乒乓乓锤棒响,闻风丧胆鸟兽散。劖言语,用机谋,一来一往如画图。斗法术,使神通,有拆有挡显真如。杀得风响沙飞狼虎怕,天昏地暗斗星无。大圣手擎神珍铁,斗狠西天大路前。妖魔终是人间怪,不敌大圣真手段。藤上客折了担山棒,木中君失却赤瓜锤。妖祟焉能胜正人,从来邪魅不得先。 二魔王与大圣战经五六十合,渐觉手软,一时间松了筋节,正准备仓皇逃命,早被行者两棍打杀,死在路边。 众妖见魔王已死,正欲逃命,早有八戒沙僧赶来将众小妖殷勤送到西天,俱各现了原身,原来都是些豆薯瓜果之类修成的精怪。
回看二魔,那藤上客竟是丈来长的一只翠绿胡瓜,木中君原身是个五十多斤黄澄澄大柿子,师徒四人暗暗称奇。 八戒喜道:“造化!造化!正愁无处化斋吃,这些妖怪竟凑了一顿斋饭来,这瓜柿木薯之类,也胡乱凑得一顿。”言毕,师徒欢喜,搭灶生火,不一时,整斋毕。 却待进斋,八戒道:“不想妖精也有素的,想来西天果是佛土圣境,胡瓜柿子之属也能修成人身。若路上尽是这等素妖,倒省得化缘哩。”行者道:“莫乱谈,妖怪何来素的荤的,既已修成精怪,必不是素的。若是素的,怎能成妖?人参果师父尚且不吃,若不是饿得发昏,怎么就吃起荤来?”长老正要进斋,闻听此语忙停下来。沙僧忙问三藏:“师父,这斋饭果是荤是素?” 三藏目视斋饭良久,看尽席中瓜蔬果品,不觉肚中早已饥肠辘辘,实是难捱。看不多时,竟至涕泗横流。

西游记中师徒四人西行了多长时间,路程是多少: 14年,西游记续第1集中唐皇帝提到,路程是十万八千里,85版西游记中提到!

希望采纳

例举唐僧师徒四人西行路过的国名四个字即可?: 女儿国,乌鸡国,车迟国,天竺国,宝象国

白龙化身,师徒西行。什么生肖: 白龙马,嘿嘿,蹄朝西,嘿嘿,驮着唐三藏跟着三儿徒弟。嘿嘿嘿。。所以,这个生肖就是:马

西游记中的小故事内容: 趣经女儿国
话说那大路旁叫唤者谁?乃金<山兜>山山神土地,捧着紫金钵盂叫道:“圣僧
啊,这钵盂饭是孙大圣向好处化来的。因你等不听良言,误入妖魔之手,致令大
圣劳苦万端,今日方救得出。且来吃了饭,再去走路,莫孤负孙大圣一片恭孝之
心也。”三藏道:“徒弟,万分亏你!言谢不尽!早知不出圈痕,那有此杀身之
害。”行者道:“不瞒师父说,只因你不信我的圈子,却教你受别人的圈子。多
少苦楚,可叹,可叹!”八戒道:“怎么又有个圈子。”行者道:“都是你这孽
嘴孽舌的夯货,弄师父遭此一场大难!着老孙翻天覆地,请天兵水火与佛祖丹砂,
尽被他使一个白森森的圈子套去。如来暗示了罗汉,对老孙说出那妖的根原,才
请老君来收伏,却是个青牛作怪。”三藏闻言,感激不尽道:“贤徒,今番经此,
下次定然听你吩咐。”遂此四人分吃那饭,那饭热气腾腾的。行者道:“这饭多
时了,却怎么还热?”土地跪下道:“是小神知大圣功完,才自热来伺候。”须
臾饭毕,收拾了钵盂,辞了土地山神。那师父才攀鞍上马,过了高山。正是涤虑
洗心皈正觉,餐风宿水向西行。行彀多时,又值早春天气,听了些——
紫燕呢喃,黄鹂睆睆。紫燕呢喃香嘴困,黄鹂睍睆巧音频。满地落红如布
锦,遍山发翠似堆茵。岭上青梅结豆,崖前古柏留云。野润烟光淡,沙暄日色曛。
几处园林花放蕊,阳回大地柳芽新。
正行处,忽遇一道小河,澄澄清水,湛湛寒波。唐长老勒过马观看,远见河
那边有柳阴垂碧,微露着茅屋几椽。行者遥指那厢道:“那里人家,一定是摆渡
的。”三藏道:“我见那厢也似这般,却不见船只,未敢开言。”八戒旋下行李,
厉声高叫道:“摆渡的,撑船过来!”连叫几遍,只见那柳阴里面,咿咿哑哑的,
撑出一只船儿。不多时,相近这岸。师徒们仔细看了那船儿,真个是——
短棹分波,轻桡泛浪。<舟敢>堂油漆彩,艎板满平仓。船头上铁缆盘窝,船后
边舵楼明亮。虽然是一苇之航,也不亚泛湖浮海。纵无锦缆牙樯,实有松桩桂楫。
固不如万里神舟,真可渡一河之隔。往来只在两崖边,出入不离古渡口。
那船儿须臾顶岸,有梢子叫云:“过河的,这里去。”三藏纵马近前看处,
那梢子怎生模样——
头裹锦绒帕,足踏皂丝鞋。身穿百纳绵裆袄,腰束千针裙布衫。手腕皮粗筋
力硬,眼花眉皱面容衰。声音娇细如莺啭,近观乃是老裙钗。
行者近于船边道:“你是摆渡的?”那妇人道:“是。”行者道:“梢公如
何不在,却着梢婆撑船?”妇人微笑不答,用手拖上跳板。沙和尚将行李挑上去,
行者扶着师父上跳,然后顺过船来,八戒牵上白马,收了跳板。那妇人撑开船,
摇动桨,顷刻间过了河。
身登西岸,长老教沙僧解开包,取几文钱钞与他。妇人更不争多寡,将缆拴
在傍水的桩上,笑嘻嘻径入庄屋里去了。三藏见那水清,一时口渴,便着八戒:
“取钵盂,舀些水来我吃。”那呆子道:“我也正要些儿吃哩。”即取钵盂,舀
了一钵,递与师父。师父吃了有一少半,还剩了多半,呆子接来,一气饮干,却
伏侍三藏上马。师徒们找路西行,不上半个时辰,那长老在马上呻吟道:“腹痛!”
八戒随后道:“我也有些腹痛。”沙僧道:“想是吃冷水了?”说未毕,师父声
唤道:“疼的紧!”八戒也道:“疼得紧!”他两个疼痛难禁,渐渐肚子大了。
用手摸时,似有血团肉块,不住的骨冗骨冗乱动。三藏正不稳便,忽然见那路旁
有一村舍,树梢头挑着两个草把。行者道:“师父,好了,那厢是个卖酒的人家。
我们且去化他些热汤与你吃,就问可有卖药的,讨贴药,与你治治腹痛。”三藏
闻言甚喜,却打白马,不一时,到了村舍门口下马。但只见那门儿外有一个老婆
婆,端坐在草墩上绩麻。行者上前,打个问讯道:“婆婆,贫僧是东土大唐来的,
我师父乃唐朝御弟。因为过河吃了河水,觉肚腹疼痛。”那婆婆喜哈哈的道:
“你们在那边河里吃水来?”行者道:“是在此东边清水河吃的。”那婆婆欣欣
的笑道:“好耍子,好耍子!你都进来,我与你说。”
行者即搀唐僧,沙僧即扶八戒,两人声声唤唤,腆着肚子,一个个只疼得面
黄眉皱,入草舍坐下,行者只叫:“婆婆,是必烧些热汤与我师父,我们谢你。”
那婆婆且不烧汤,笑唏唏跑走后边叫道:“你们来看,你们来看!”那里面,蹼
襜蹼踏的,又走出两三个半老不老的妇人,都来望着唐僧洒笑。行者大怒,喝了
一声,把牙一嗟,唬得那一家子跌跌蹡蹡,往后就走。行者上前,扯住那老
婆子道:“快早烧汤,我饶了你!”那婆子战兢兢的道:“爷爷呀,我烧汤也不
济事,也治不得他两个肚疼。你放了我,等我说。”行者放了他,他说:“我这
里乃是西梁女国。我们这一国尽是女人,更无男子,故此见了你们欢喜。你师父
吃的那水不好了,那条河唤做子母河,我那国王城外,还有一座迎阳馆驿,驿门
外有一个照胎泉。我这里人,但得年登二十岁以上,方敢去吃那河里水。吃水之
后,便觉腹痛有胎。至三日之后,到那迎阳馆照胎水边照去。若照得有了双影,
便就降生孩儿。你师吃了子母河水,以此成了胎气,也不日要生孩子,热汤怎么
治得?”
三藏闻言,大惊失色道:“徒弟啊!似此怎了?”八戒扭腰撒胯的哼道:
“爷爷呀!要生孩子,我们却是男身!那里开得产门?如何脱得出来。”行者笑
道:“古人云,瓜熟自落,若到那个时节,一定从胁下裂个窟窿,钻出来也。”
八戒见说,战兢兢忍不得疼痛道:“罢了罢了,死了死了!”沙僧笑道:“二哥,
莫扭莫扭!只怕错了养儿肠,弄做个胎前病。”那呆子越发慌了,眼中噙泪。扯
着行者道:“哥哥!你问这婆婆,看那里有手轻的稳婆,预先寻下几个,这半会
一阵阵的动荡得紧,想是摧阵疼。快了,快了!”沙僧又笑道:“二哥,既知摧
阵疼,不要扭动,只恐挤破浆泡耳。”三藏哼着道:“婆婆啊,你这里可有医家?
教我徒弟去买一贴堕胎药吃了,打下胎来罢。”那婆子道:“就有药也不济事。
只是我们这正南街上有一座解阳山,山中有一个破儿洞,洞里有一眼落胎泉。须
得那泉里水吃一口,方才解了胎气。却如今取不得水了,向年来了一个道人,称
名如意真仙,把那破儿洞改作聚仙庵,护住落胎泉水,不肯善赐与人。但欲求水
者,须要花红表礼,羊酒果盘,志诚奉献,只拜求得他一碗儿水哩。你们这行脚
僧,怎么得许多钱财买办?但只可挨命,待时而生产罢了。”
行者闻得此言,满心欢喜道:“婆婆,你这里到那解阳山有几多路程?”婆
婆道:“有三十里。”行者道:“好了,好了!师父放心,待老孙取些水来你吃。”
好大圣,吩咐沙僧道:“你好仔细看着师父,若这家子无礼,侵哄师父,你拿出
旧时手段来,装掞虎唬他,等我取水去。”沙僧依命,只见那婆子端出一个大瓦
钵来,递与行者道:“拿这钵头儿去,是必多取些来,与我们留着用急。”行者
真个接了瓦钵,出草舍,纵云而去。那婆子才望空礼拜道:“爷爷呀!这和尚会
驾云!”才进去叫出那几个妇人来,对唐僧磕头礼拜,都称为罗汉菩萨,一壁厢
烧汤办饭,供奉唐僧不题。
却说那孙大圣筋斗云起,少顷间见一座山头,阻住云角,即按云光,睁睛看
处,好山!但见那——
幽花摆锦,野草铺蓝。涧水相连落,溪云一样闲。重重谷壑藤萝密,远远峰
峦树木蘩。鸟啼雁过,鹿饮猿攀。翠岱如屏嶂,青崖似髻鬟。尘埃滚滚真难到,
泉石涓涓不厌看。每见仙童采药去,常逢樵了负薪还。果然不亚天台景,胜似三
峰西华山!
这大圣正然观看那山不尽,又只见背阴处,有一所庄院,忽闻得犬吠之声。
大圣下山,径至庄所,却也好个去处,看那——
小桥通活水,茅舍倚青山。村犬汪篱落,幽人自往还。
不时来至门首,见一个老道人,盘坐在绿茵之上,大圣放下瓦钵,近前道问
讯。那道人欠身还礼道:“那方来者?至小庵有何勾当?”行者道:“贫僧乃东
土大唐钦差西天取经者。因我师父误饮了子母河之水,如今腹疼肿胀难禁。问及
土人,说是结成胎气,无方可治。访得解阳山破儿洞有落胎泉可以消得胎气,故
此特来拜见如意真仙,求些泉水,搭救师父,累烦老道指引指引。”那道人笑道:
“此间就是破儿洞,今改为聚仙庵了。我却不是别人,即是如意真仙老爷的大徒
弟。你叫做甚么名字?待我好与你通报。”行者道:“我是唐三藏法师的大徒弟,
贱名孙悟空。”那道人问曰:“你的花红酒礼,都在那里?”行者道:“我是个
过路的挂搭僧,不曾办得来。”道人笑道:“你好痴呀!我老师父护住山泉,并
不曾白送与人。你回去办将礼来,我好通报,不然请回,莫想莫想!”行者道:
“人情大似圣旨,你去说我老孙的名字,他必然做个人情,或者连井都送我也。”
那道人闻此言,只得进去通报,却见那真仙抚琴,只待他琴终,方才说道:
“师父,外面有个和尚,口称是唐三藏大徒弟孙悟空,欲求落胎泉水,救他师父。”
那真仙不听说便罢,一听得说个悟空名字,却就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急起
身,下了琴床,脱了素服,换上道衣,取一把如意钩子,跳出庵门,叫道:“孙
悟空何在?”行者转头,观见那真仙打扮——
头戴星冠飞彩艳,身穿金缕法衣红。足下云鞋堆锦绣,腰间宝带绕玲珑。
一双纳锦凌波袜,半露裙襕闪绣绒。手拿如意金钩子,钅尊利杆长若蟒龙。
凤眼光明眉探竖,钢牙尖利口翻红。额下髯飘如烈火,鬓边赤发短蓬松。
形容恶似温元帅,争奈衣冠不一同。
行者见了,合掌作礼道:“贫僧便是孙悟空。”那先生笑道:“你真个是孙
悟空,却是假名托姓者?”行者道:“你看先生说话,常言道,君子行不更名,
坐不改姓。我便是悟空,岂有假托之理?”先生道:“你可认得我么?”行者道:
“我因归正释门,秉诚僧教,这一向登山涉水,把我那幼时的朋友也都疏失,未
及拜访,少识尊颜。适间问道子母河西乡人家,言及先生乃如意真仙,故此知之。”
那先生道:“你走你的路,我修我的真,你来访我怎的?”行者道:“因我师父
误饮了子母河水,腹疼成胎,特来仙府,拜求一碗落胎泉水,救解师难也。”那
先生怒目道:“你师父可是唐三藏么?”行者道:“正是,正是。”先生咬牙恨
道:“你们可曾会着一个圣婴大王么?”行者道:“他是号山枯松涧火云洞红孩
儿妖怪的绰号,真仙问他怎的?”先生道:“是我之舍侄,我乃牛魔王的兄弟。
前者家兄处有信来报我,称说唐三藏的大徒弟孙悟空惫懒,将他害了。我这里正
没处寻你报仇,你倒来寻我,还要甚么水哩!”行者陪笑道:“先生差了,你令
兄也曾与我做朋友,幼年间也曾拜七弟兄,但只是不知先生尊府,有失拜望。如
今令侄得了好处,现随着观音菩萨,做了善财童子。我等尚且不如,怎么反怪我
也?”先生喝道:“这泼猢狲!还弄巧舌!我舍侄还是自在为王好,还是与人为
奴好?不得无礼!吃我这一钩!”大圣使铁棒架住道:“先生莫说打的话,且与
些泉水去也。”那先生骂道:“泼猢狲!不知死活!如若三合敌得我,与你水去;
敌不去,只把你剁为肉酱,方与我侄子报仇。”大圣骂道:“我把你不识起倒的
孽障!既要打,走上来看棍!”那先生如意钩劈手相还。二人在聚仙庵好杀——
圣僧误食成胎水,行者来寻如意仙。那晓真仙原是怪,倚强护住落胎泉。及
至相逢讲仇隙,争持决不遂如然。言来语去成僝僽,意恶情凶要报冤。这一
个因师伤命来求水,那一个为侄亡身不与泉。如意钩强如蝎毒,金箍棒狠似龙巅。
当胸乱刺施威猛,着脚斜钩展妙玄。阴手棍丢伤处重,过肩钩起近头鞭。锁腰一
棍鹰持雀,压顶三钩<虫良>捕蝉。往往来来争胜败,返返复复两回还。钩挛棒打无
前后,不见输赢在那边。
那先生与大圣战经十数合,敌不得大圣。这大圣越加猛烈,一条棒似滚滚流
星,着头乱打,先生败了筋力,倒拖着如意钩,往山上走了。
大圣不去赶他,却来庵内寻水,那个道人早把庵门关了。大圣拿着瓦钵,赶
至门前,尽力气一脚,踢破庵门,闯将进去,见那道人伏在井栏上,被大圣喝了
一声,举棒要打,那道人往后跑了。却才寻出吊桶来,正自打水,又被那先生赶
到前边,使如意钩子把大圣钩着脚一跌,跌了个嘴硍地。大圣爬起来,使铁棒
就打,他却闪在旁边,执着钩子道:“看你可取得我的水去!”大圣骂道:“你
上来,你上来!我把你这个孽障,直打杀你!”那先生也不上前拒敌,只是禁住
了,不许大圣打水。大圣见他不动,却使左手轮着铁棒,右手使吊桶,将索子才
突鲁鲁的放下。他又来使钩。大圣一只手撑持不得,又被他一钩钩着脚,扯了个
惣踵,连井索通跌下井去了。大圣道:“这厮却是无礼!”爬起来,双手轮棒,
没头没脸的打将上去。那先生依然走了,不敢迎敌。大圣又要去取水,奈何没有
吊桶,又恐怕来钩扯,心中暗暗想道:“且去叫个帮手来!”
好大圣,拨转云头,径至村舍门首叫一声:“沙和尚。”那里边三藏忍痛呻
吟,猪八戒哼声不绝,听得叫唤,二人欢喜道:“沙僧啊,悟空来也。”沙僧连
忙出门接着道:“大哥,取水来了?”大圣进门,对唐僧备言前事,三藏滴泪道:
“徒弟啊,似此怎了?”大圣道:“我来叫沙兄弟与我同去,到那庵边,等老孙
和那厮敌斗,教沙僧乘便取水来救你。”三藏道:“你两个没病的都去了,丢下
我两个有病的,教谁伏侍?”那个老婆婆在旁道:“老罗汉只管放心,不须要你
徒弟,我家自然看顾伏侍你。你们早间到时,我等实有爱怜之意,却才见这位菩
萨云来雾去,方知你是罗汉菩萨。我家决不敢复害你。”行者咄的一声道:“汝
等女流之辈,敢伤那个?”老婆子笑道:“爷爷呀,还是你们有造化,来到我家!
若到第二家,你们也不得囫囵了!”八戒哼哼的道:“不得囫囵,是怎么的?”
婆婆道:“我一家儿四五口,都是有几岁年纪的,把那风月事尽皆休了,故此不
肯伤你。若还到第二家,老小众大,那年小之人,那个肯放过你去!就要与你交
合。假如不从,就要害你性命,把你们身上肉,都割了去做香袋儿哩。”八戒道:
“若这等,我决无伤。他们都是香喷喷的,好做香袋;我是个臊猪,就割了肉去,
也是臊的,故此可以无伤。”行者笑道:“你不要说嘴,省些力气,好生产也。”
那婆婆道:“不必迟疑,快求水去。”行者道:“你家可有吊桶?借个使使。”
那婆子即往后边取出一个吊桶,又窝了一条索子,递与沙僧。沙僧道:“带两条
索子去,恐一时井深要用。”沙僧接了桶索,即随大圣出了村舍,一同驾云而去。
那消半个时辰,却到解阳山界,按下云头,径至庵外。大圣吩咐沙僧道:“你将
桶索拿了,且在一边躲着,等老孙出头索战。你待我两人交战正浓之时,你乘机
进去,取水就走。”沙僧谨依言命。
孙大圣掣了铁棒,近门高叫:“开门,开门!”那守门的看见,急入里通报
道:“师父,那孙悟空又来了也。”那先生心中大怒道:“这泼猴老大无状!一
向闻他有些手段,果然今日方知,他那条棒真是难敌。”道人道:“师父,他的
手段虽高,你亦不亚与他,正是个对手。”先生道:“前面两回,被他赢了。”
道人道:“前两回虽赢,不过是一猛之性;后面两次打水之时,被师父钩他两跌,
却不是相比肩也?先既无奈而去,今又复来,必然是三藏胎成身重,埋怨得紧,
不得已而来也,决有慢他师之心。管取我师决胜无疑。”
真仙闻言,喜孜孜满怀春意,笑盈盈一阵威风,挺如意钩子,走出门来喝道:
“泼猢狲!你又来作甚?”大圣道:“我来只是取水”。真仙道:“泉水乃吾家
之井,凭是帝王宰相,也须表礼羊酒来求,方才仅与些须。况你又是我的仇人,
擅敢白手来取?”大圣道:“真个不与?”真仙道:“不与,不与!”大圣骂道:
“泼孽障!既不与水,看棍!”丢一个架子,抢个满怀,不容说,着头便打。那
真仙侧身躲过,使钩子急架相还。这一场比前更胜,好杀——
金箍棒,如意钩,二人奋怒各怀仇。飞砂走石乾坤暗,播土扬尘日月愁。大
圣救师来取水,妖仙为侄不容求。两家齐努力,一处赌安休。咬牙争胜负,切齿
定刚柔。添机见,越抖擞,喷云嗳雾鬼神愁。朴朴兵兵钩棒响,喊声哮吼振山丘。
狂风滚滚催林木,杀气纷纷过斗牛。大圣愈争愈喜悦,真仙越打越绸缪。有心有
意相争战,不定存亡不罢休。
他两个在庵门外交手,跳跳舞舞的,斗到山坡之下,恨苦相持不题。
却说那沙和尚提着吊桶,闯进门去,只见那道人在井边挡住道:“你是甚人,
敢来取水!”沙僧放下吊桶,取出降妖宝杖,不对话,着头便打。那道人躲闪不
及,把左臂膊打折,道人倒在地下挣命。沙僧骂道:“我要打杀你这孽畜,怎奈
你是个人身!我还怜你,饶你去罢!让我打水!”那道人叫天叫地的,爬到后面
去了。沙僧却才将吊桶向井中满满的打了一吊桶水,走出庵门,驾起云雾,望着
行者喊道:“大哥,我已取了水去也!饶他罢,饶他罢!”
大圣听得,方才使铁棒支住钩子道:“你听老孙说,我本待斩尽杀绝,争奈
你不曾犯法,二来看你令兄牛魔王的情上。先头来,我被钩了两下,未得水去。
才然来,我是个调虎离山计,哄你出来争战,却着我师弟取水去了。老孙若肯拿
出本事来打你,莫说你是一个甚么如意真仙,就是再有几个,也打死了。正是打
死不如放生,且饶你教你活几年耳,已后再有取水者,切不可勒扌肯他。”那妖
仙不识好歹,演一演,就来钩脚,被大圣闪过钩头,赶上前,喝声:“休走!”
那妖仙措手不及,推了一个蹼辣,挣紥不起。大圣夺过如意钩来,折为两段,总
拿着又一抉,抉作四段,掷之于地道:“泼孽畜!再敢无礼么?”那妖仙战战兢
兢,忍辱无言,这大圣笑呵呵,驾云而起。有诗为证,诗曰:
真铅若炼须真水,真水调和真汞干。真汞真铅无母气,灵砂灵药是仙丹。
婴儿枉结成胎象,土母施功不费难。推倒旁门宗正教,心君得意笑容还。
大圣纵着祥光,赶上沙僧,得了真水,喜喜欢欢,回于本处,按下云头,径
来村舍,只见猪八戒腆着肚子,倚在门枋上哼哩。行者悄悄上前道:“呆子,几
时占房的?”呆子慌了道:“哥哥莫取笑,可曾有水来么?”行者还要耍他,沙
僧随后就到,笑道:“水来了,水来了!”三藏忍痛欠身道:“徒弟啊,累了你
们也!”那婆婆却也欢喜,几口儿都出礼拜道:“菩萨呀,却是难得,难得!”
即忙取个花磁盏子,舀了半盏儿,递与三藏道:“老师父,细细的吃,只消一口,
就解了胎气。”八戒道:“我不用盏子,连吊桶等我喝了罢。”那婆子道:“老
爷爷,唬杀人罢了!若吃了这吊桶水,好道连肠子肚子都化尽了!”吓得呆子不
敢胡为,也只吃了半盏。那里有顿饭之时,他两个腹中绞痛,只听轮毂辘毂辘三
五阵肠鸣。肠鸣之后,那呆子忍不住,大小便齐流。唐僧也忍不住要往静处解手。
行者道:“师父啊,切莫出风地里去。怕人子,一时冒了风,弄做个产后之疾。”
那婆婆即取两个净桶来,教他两个方便。须臾间,各行了几遍,才觉住了疼痛,
渐渐的销了肿胀,化了那血团肉块。那婆婆家又煎些白米粥与他补虚。八戒道:
“婆婆,我的身子实落,不用补虚。且烧些汤水与我洗个澡,却好吃粥。”沙僧
道:“哥哥,洗不得澡,坐月子的人弄了水浆致病。”八戒道:“我又不曾大生,
左右只是个小产,怕他怎的?洗洗儿干净。”真个那婆子烧些汤与他两个净了手
脚。唐僧才吃两盏儿粥汤,八戒就吃了十数碗,还只要添。行者笑道:“夯货!
少吃些!莫弄做个沙包肚,不像模样。”八戒道:“没事,没事!我又不是母猪,
怕他做甚?”那家子真个又去收拾煮饭。
老婆婆对唐僧道:“老师父,把这水赐了我罢。”行者道:“呆子,不吃水
了?”八戒道:“我的肚腹也不疼了,胎气想是已行散了,洒然无事,又吃水何
为?”行者道:“既是他两个都好了,将水送你家罢。”那婆婆谢了行者,将余
剩之水,装于瓦罐之中,埋在后边地下,对众老小道:“这罐水,彀我的棺材本
也!”众老小无不欢喜,整顿斋饭,调开桌凳。唐僧们吃了斋,消消停停,将息
了一宿。次日天明,师徒们谢了婆婆家,出离村舍。唐三藏攀鞍上马,沙和尚挑
着行囊,孙大圣前边引路,猪八戒拢了缰绳。这里才是洗净口孽身干净,销化凡
胎体自然。三藏师徒别了村舍人家,依路西进,不上三四十里,早到西梁国界。唐
僧在马上指道:“悟空,前面城池相近,市井上人语喧哗,想是西梁女国。汝等
须要仔细,谨慎规矩,切休放荡情怀,紊乱法门教旨。”三人闻言,谨遵严命。
言未尽,却至东关厢街口。那里人都是长裙短袄,粉面油头,不分老少,尽是妇
女,正在两街上做买做卖。忽见他四众来时,一齐都鼓掌呵呵,整容欢笑道:
“人种来了,人种来了!”慌得那三藏勒马难行,须臾间就塞满街道,惟闻笑语。
八戒口里乱嚷道:“我是个销猪,我是个销猪!”行者道:“呆子,莫胡谈,拿
出旧嘴脸便是。”八戒真个把头摇上两摇,竖起一双蒲扇耳,扭动莲蓬吊搭唇,
发一声喊,把那些妇女们唬得跌跌爬爬。有诗为证,诗曰:
圣僧拜佛到西梁,国内衠阴世少阳。农士工商皆女辈,渔樵耕牧尽红妆。
娇娥满路呼人种,幼妇盈街接粉郎。不是悟能施丑相,烟花围困苦难当。
遂此众皆恐惧,不敢上前,一个个都捻手矬腰,摇头咬指,战战兢兢,排塞
街旁路下,都看唐僧。孙大圣却也弄出丑相开路。沙僧也装虎维持。八戒
采着马,掬着嘴,摆着耳朵。一行前进,又见那市井上房屋齐整,铺面轩昂,一
般有卖盐卖米,酒肆茶房,鼓角楼台通货殖,旗亭候馆挂帘栊。师徒们转湾抹角,
忽见有一女官侍立街下,高声叫道:“远来的使客,不可擅入城门。请投馆驿注
名上簿,待下官执名奏驾,验引放行。”三藏闻言下马,观看那衙门上有一匾,
上书“迎阳驿”三字。长老道:“悟空,那村舍人家传言是实,果有迎阳之驿。”
不写了,自己看

  • proe怎样标注尺寸

    万里亭怎么读: 万里亭怎么读万里亭 读音如下 :万里亭 wàn lǐ tíng ...

    224条评论 4234人喜欢 4557次阅读 529人点赞
  • $5是人民币多少钱

    亭和耳刀叫什么字: 聤读音:[tíng]部首:耳五笔:BYPS释义:〔~耳〕中医指耳窍化脓性疾病。 ...

    306条评论 1698人喜欢 2803次阅读 437人点赞
  • 360手机助手为什么搬家失败

    凉亭的亭的相近字是什么呀。: 亨、享 希望可以帮到你 ...

    922条评论 2421人喜欢 4059次阅读 559人点赞
  • 15人团队解压拓展有哪些游戏

    三点水加亭是什么字: 渟拼音:[tíng,tīng][释义] [tíng]:1.水积聚而不流动:“禹凿龙门,通大夏,疏九河,曲九防,决~水,致之海。” 2.(水)深:崇~。 [tīng]:古同“汀”,水边平地。 ...

    428条评论 1533人喜欢 6159次阅读 618人点赞
  • mooc有哪些

    书河上亭壁的作者的拼音怎么读: shū hé shàng tíng bì书河上亭壁sòng kòu zhǔn宋 寇准àn kuò qiáng xī bō miǎo máng , dú píng wēi jiàn sī hé cháng 。岸阔樯稀...

    313条评论 1894人喜欢 2130次阅读 744人点赞